当前位置: 首页 > 抢鲜看 > 专栏文章 >

什么是谷歌商业模式的动力?

来源:未知 2016-08-03 20:20 编辑:创富志
标签:关注 4
谷歌为何能吸引一帮全球最优秀的人才一起做事?它以怎样的心态来面对诸如苹果、亚马逊这些竞争对手?

谷歌为何能吸引一帮全球最优秀的人才一起做事?它以怎样的心态来面对诸如苹果、亚马逊这些竞争对手?它如何让投资者支持它去干谷歌眼镜、自动驾驶汽车这样一些疯狂的项目?它对搜索的未来如何理解?谷歌联合创始人兼CEO拉里·佩奇给出了答案:永不满意,谷歌离终极目标还很远!

 

2012年12月,谷歌CEO拉里·佩奇接受了《财富》杂志的专访。他在采访中谈到谷歌的经营理念及其未来的发展方向。我们选编了采访内容,希望能带给大家思考。

拉里说,谷歌的未来还是一片未知,没有历史可以借鉴。谷歌正在尝试很多事情,让自己成为与众不同的公司。他希望让公司所做的事情有更多的社会化成分,让大家喜欢公司的产品,员工也乐意在此工作。

关于选择做什么,谷歌的目标是,做让全世界最优秀的人愿意从事的事情。

 

自动汽车

自动汽车能带来哪些改变?他认为自动汽车不仅会对交通做出贡献,也能提供更多的工作选择。这对社会和经济是有利的。这种让技术能发挥巨大影响的大事情,就是谷歌要寻找的。哪怕在这类事情上的投入再多,也无法跟可能从中获得的回报相比。

比如,自动汽车可以解决停车问题(汽车可以停在家里,当车主需要时自动开往指定位置)。拉里·佩奇认为停车场的建造费用太大,有了自动汽车,哪怕只有一部分比例也能节省巨额的停车场建造费用(光是谷歌自己就能省几亿美元)。同时自动汽车还能提供极大的便利,你要去哪里都可以接送,剩下的事情都不用你管。

 

管理风格的改变

拉里担任CEO伊始的一个大改变,是围绕着产品部门来重组公司。“永不满意”是拉里的信条,他对这种改变取得的成绩感到非常高兴。他认为这一改变提升了公司的专注度,这是很有帮助的。至于重组是否改善了执行效率,拉里认为改善了很多,但很难精确衡量。

 

搜索引擎的发展方向

拉里说,完美的搜索引擎应该能真正理解用户需要,并深入了解世上的一切,然后准确反馈出用户想要的。

谷歌的购物搜索引入竞价模式也跟这一点有关,部分目的是为了获得信息,以构建更好的购物方式。谷歌在获得精确信息和结构化数据方面倾注了很大精力。谷歌地图已经做了七年,其主要目的是为了获取街道、企业、建筑物轮廓之类的确切数据。精确程度越高,细节越详尽,数据越结构化,效果就越好。这也是谷歌收购航班订票软件公司ITA Software的原因(获得更加结构化的旅行信息)。

 

移动和货币化

谷歌是一家大公司,收入很大,人非常多。所以公司非常重视核心业务—搜索和广告。拉里认为这两块业务正在经历着颠覆,而且这也是件好事情。这正是技术的好处。技术总能够做出比旧事物更好的新东西、新软件。这是一种机会。谷歌很早以前就把宝压在了Android身上,认为需要反思移动体验。事实证明谷歌这一步走得非常成功。至于货币化,拉里认为目前尚处在早期阶段。同时他认为手机有定位功能对于货币化非常有帮助。

拉里说,移动平台可以做很多此前做不了的东西,有了这些东西,谷歌在未来一定能够比现在更赚钱。他认为在移动广告和货币化变革及创新方面没有人能比得上谷歌。现在谷歌已经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

 

谷歌搜索未来的竞争对手

桌面时代,谷歌的主要竞争对手是雅虎和微软。在被问到现在的对手是不是Siri或亚玛逊Amazon(商业搜索)时,拉里说自己并不这么认为。

他说竞争虽然也要考虑,但是自己更主要的工作是让大家不去考虑那些竞争。大家往往去思考一些已经存在的东西,而谷歌的工作则是思考大家还没有想到,但却需要的东西。正所谓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,因此,如果其竞争对手也明白这一点,也不会把自己的看家本领展示出来。谷歌仅仅是优势、劣势和机会跟别人不同罢了。

 

跟苹果的关系

如何看待谷歌、苹果及亚玛逊三种不同商业模式的竞争?拉里说他对以这种方式看待竞争感到羞耻。

大公司之所以大,是因为它们做伟大的东西。从用户角度来说,他希望看到的是更多的合作。互联网是大学发明出来的,其设计目的就是为了可互操作。可是随着互联网的商业化,孤岛式的方案越来越多,他替用户感到惭愧(是不是在映射苹果的封闭体系呢?)。

苹果是谷歌部分服务的庞大分销伙伴,如何看待双方的关系?拉里说,和平共处当然更好,这样用户不会因为二者的冲突而遭殃。这一点,谷歌将以身作则,尝试着让自己的产品尽可能推广到各个地方。这是谷歌的哲学。不过拉里认为,并不是始终都能和平共处的 。

 

“70-20-10”的模式

谷歌一直以来都按照所谓“70-20-10”的模式运营着。这个模式具体是指:70%的精力投入到搜索和广告,20%投入到App,剩下的10%则投入到全新项目。

拉里认为目前的谷歌正处在一个独特的历史阶段,某些处在20%中的事情正在朝着70%发展。Android现在的影响力已经属于“70”的阵营了,只不过“货币化”尚处在早期阶段而已。而谈到“20”的阵营还有哪些时,拉里说这要取决如何去衡量,所以无法举出具体的例子。但是“10”的阵营就比较明确,GoogleX(自动汽车和谷歌眼镜等)肯定在其列。

然后拉里谈到了投资者对“10”阵营的担心,并觉得这很有趣。投资者总是说,“噢,天呐,他们要把钱全部砸到自动汽车上。”

拉里认为自己无论如何努力也无法让那10%变得更大,因为人们很难被说服去相信那些真正具备雄心的东西。人们往往更容易接受渐进式的改进。

 

Google+

拉里承认Google+是一个大赌注,在被问到做这个项目的目的是为了与Facebook竞争,还是为了让所有的谷歌产品有一个统一的用户身份标识时,拉里说,好的共享方式对谷歌的产品使用非常重要。谷歌曾尝试过18种不同的共享方式,最终在Google+上取得成功。目前谷歌还在不断地改进它。

Google+早期曾被植入到搜索服务中,有人认为这违背了谷歌“永远提供最好、最公正的搜索结果”的承诺。

拉里的回答是,创造出令人惊叹的产品将始终是Google的目标,而要做到这一点就需要理解很多东西(包括App、机票、可以购买的东西等等)。谷歌需要理解用户想要搜索什么。“人”自然是大家想去搜索的重要东西之一。因此,谷歌把人视为搜索的头等对象。但是,想要好的搜索结果就必须有数据积累,没人能在产品刚发布时就能提供最好的结果。

而数据积累的最好方式,就是让用户跟Google+互动并提供自己的身份给它,好让它为用户工作。拉里认为这不存在任何问题,提出上述质疑的人属于短视。他强调,满足用户的信息需求,需要理解和掌握一切必要的东西。人肯定也在需要理解和掌握的范畴中。

 

竞争对手的质疑

谷歌的许多竞争对手都曾谈到,谷歌是如何以牺牲它们为代价来展现自己的服务的。拉里认为,客户才是谷歌的最终用户。大家都希望获得真实、精确且排序合理的信息。这是谷歌的工作之一。

其他公司也在做各种各样的工作,有些和谷歌的工作是一样的,但是谷歌做的事情更加全面。

拉里以假期规划作为例子,如果有一个系统可以帮助用户进行假期规划当然是最好的了。这个系统应该能够知道你的喜好,了解天气、机票价格、酒店价格和物流情况,并将这些东西糅合到一起。

这才是谷歌对搜索的看法。而所谓的竞争对手只是做这件事情里面的一部分。

同时他还提到了,谷歌对于人们的数据会尽量做到没有排他性。谷歌的搜索结果里面包含有各个搜索引擎以及旅行提供商等的结果。他说谷歌尽力将这些东西很好地呈现。谷歌的优势体现在跟每个人都能很好地协作上,但是同时也要确保最终用户的体验以及为其提供详尽的信息。有时候这些事情会很复杂。

 

Google Wallet

谷歌钱包的进度似乎有点慢,是技术原因还是生态体系的问题?对于这个问题,拉里并不认同进展慢的说法。

他说,如果得到许可的话谷歌钱包会更普及。在这方面,他希望业界能有更多的合作。此外谷歌还有其他拿手的支付方式。谷歌有很多的小广告主,这些广告主也可以通过Android的Google Play接受支付,而不受地域、连接方式(有线无线)和接受方的限制。谷歌在这方面的能力也许受到了误解。

 

管理

担任CEO的拉里当然每天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在日常事务的管理上。但是他认为这是件好事情,而且也得到了包括谢尔盖·布林(谷歌联合创始人之一)、埃里克·施密特(谷歌前CEO)以及董事会成员等在内的帮助。尤其是施密特令他受益良多。现在的管理工作已经比较顺畅。

在做新事情,开拓新领域,需要做出变化时,拉里会确保有合适的团队、合适的人选就位,然后就放手让他们去做。重要的是要知道做哪些事情有效。

现在拉里更关注的是整体的结构性问题:谷歌五年后会怎么样?现在做什么事情?谁在做?如何进行组织?手头有哪些人?他说这些问题有的已经有了答案,但是重要的是如何让这家技术公司不断扩大影响,不断提高志向。

虽然谷歌现在已经颇具规模,但是他找不到任何理由说谷歌不能变得更大、更有影响。他已经有了很多想法去实现这一点,现在要做的就是日有所进,慢慢扩大规模。为股东,也为用户创造价值,这就是他的工作。

 

CEO还要做多久?

拉里没有给出答案。但是只要能够让谷歌更加出色、影响力更大的事情他都有积极性。

拉里说公司现在只达到了理想中谷歌的1%,他对推动公司前进具有很强烈的责任感。他要努力让谷歌成为案例研究的对象,让谷歌的雄心不断勃发,大到可以对世界和技术产生积极变化。他强烈感觉到现在的谷歌与其终极目标还很遥远。■

 

 

这是另外一个故事!

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(简称AH)由马克·安德里森和本·霍洛维茨于2009年创立。公司投资的公司包括Facebook、Twitter、Groupon等,集资总额达27亿美元。本·霍洛维茨发表了一篇题为《AH如何帮助创业者走向成功》的博客,讲述了他投资的秘诀。

在创立AH三年的时间里,马克和我融到了27亿美元。面对这个新生的风险投资公司,人们最可能问的,是这两个问题:

一、 为何能融到这么多钱?

二、 怎么融到这么多钱的?

要想回答这个问题,最好的办法,恐怕就是回顾一下当初创建AH的原始动机了。

马克和我对创立AH公司的共同基础,是认可一个简单的信念:通常从长远的角度看,“创始人CEO”要比“职业CEO”表现得更好。所以,一个能够支持创始人做CEO并走向成功的风险投资公司,将会帮助创始人打造出最好的公司,同时还能获得异常优厚的投资回报。

当我们打算着手设计一家这样的风险投资公司时,很多人开始问我们:在哪些方面,“职业CEO”要比“创始人CEO”更加优秀?

“职业CEO”有两大核心优势:

一是优越的综合技能。CEO需要大量的专业技能,而这很难在没有足够经验的情况下快速获得。这使得没有CEO经验的创始人,会在其任职生涯中犯很多关键性的错误。而优秀的“职业CEO”能避免这些错误。

二是高质量的人脉关系。杰出的“职业CEO”认识很多优秀的高管和员工,认识关键的新闻记者和分析师,认识重要的潜在客户和顶级行业专家。而创始人则没有足够的行业经验去认识这些人,一般是从零开始。

接下来的问题是,如何帮创业者弥补这些差距?

首先,获得这些综合技能是很困难的。遗憾的是,只有在CEO的位置上才能培养出一个CEO。当然,我们会尝试着教他们一些简单的技能。但我也知道,通过课堂训练来学习如何成为CEO,就像在课堂上学习如何成为一个NBA得分后卫一样可笑。就算让乔丹或科比当老师,你若没有实战经验,恐怕刚上场就会败下阵来。

后来我们决定,不需要把一个CEO所需的所有技巧都教给这些创始人,我们提供一种“导师制度”来促进创业者的学习。因此,我们对这些导师的第一要求,就是能够有效地引导创业者成为一名合格的CEO。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导师,都是前创始人或前CEO或两者皆是的原因了。只有这样,他们才能高度集中地去帮助创始人尽快成为一名杰出的CEO。

当然,并非所有的创始人都想成为CEO。很多创业公司最应该做的,就是引进一个“职业CEO”。对于这种情况,我们会帮助创始人来判断:对于公司来说,哪些人是合适的CEO?然后,再帮助这个CEO成功地融入到公司中去,让他和创始人共同发挥各自的优势。

接下来,就是要解决人脉关系的问题了。那些和我们类似的风险投资者,都有很重要的行业人脉关系,但是我们发现他们在下面几个方面有些问题:

孤立性—作为一个创业者,你可能经常会指望董事会里的基金普通合伙人为你引荐客户或高管,但你不要指望风投公司会为你做这些事。每个普通合伙人都有自己特有的人脉网络,进入其他合伙人的人脉网络是很不现实的。因为这些合伙人会优先考虑自己的公司,你甚至都见不到他们(那说明你不应该向他们寻求帮助)。所以,你实际上并没有太多的人脉可用。

很难接触—作为一名CEO,若你向投资人说“请给我介绍一些潜在的客户吧”,这总会让人觉得有些怪异。首先,这不是很合适(投资人都是很忙的人)。其次,进行这种介绍会存在很多困难:见面地点在哪里?投资人安排见面吗?如果是在异地,你是不是要飞过去看看有没有希望?投资人要不要一起去?这种希望真的值得去做吗?如果不值得,你会再向投资人要客户吗?更糟糕的是,会见客户并不是一次就能完事儿的。那你是不是要让投资人安排第二次、第三次,或者第十次?当你不能胜任得到客户的任务时,投资人对你的评价会有什么变化?当然,你需要的也可能不是客户,而是合作伙伴、经销商、供应商、投资者或者是收购者。

不完整性—投资人的人脉网络一般是不完整的,至少对你来说是这样。一个正常的普通合伙人可能会对某一行业较为熟悉,比如电信行业,而其他人可能熟悉制药公司或政府机构。他们可能知道一些客户,但却不熟悉那些关键的新闻记者。他们也可能和新闻记者关系很好,但却不认识你想雇用的高管。他们也可能认识高管,但你急缺的工程师却不认识几个。而你作为“创始人CEO”,肯定会非常忙。如果你打进一个人脉圈却空手而出,你可能就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试第二次了。

为解决上述问题,我们将AH的“人脉网络”设计成“全公司模式”firm-wide,进入方式简单且资源全面,而且在每个分支网络都有全职运营伙伴的支持,以进行开发和管理。这种方法已经产生了一些惊人的效果:

2011年,在我们“门洛帕克总部”的办公室里有超过600份公司客户和合伙人的投资组合报告。这些报告在被投资公司、财富500强以及全球2000多个高管之间产生了超过3000次的接触。

我们建立了一个有4000名工程师、设计师和产品经理的关系网络。同时创造了1300次与被投资公司沟通的会面。最终有130人被创业公司雇用。

2011年,我们在公司网络中引入了550位高管,为被投资公司创造了300多次与高管沟通的机会。

我们还为这些创业公司提供了400多次媒体交流会。

通过这些实际操作,我们帮助创始人拥有了严格的CEO技能、宽广有效的人脉关系,从而成为优秀的“职业CEO”。这是我们能在创业者中如此受欢迎的原因。

我们在创业者中良好的声誉,使得我们能够投资许多互联网领域内伟大的创业公司。有趣的是,创业者有各个阶段和各种规模的需求。从种子阶段的Cumulus Networks到快速成长的Airbnb,优秀的创始人都想成为优秀的CEO。而来到AH,我们就能帮他们实现梦想。

这就是我们获得27亿美元融资的具体过程。我们要帮助世界上最伟大的初创企业,让它们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科技公司,并在其中占有不可取代的位置。而这些也就是我们正在做的。■